查看: 375|回复: 11
收起左侧

付门鲁寺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2 16: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一条沙沟曲曲折折消失在层层叠叠相互咬合的群山里。沟帮子上栽满了槐树,这是用来加固帮子的。现在没有那么大的雨,所以这道沙沟许多年也没有流过大的山水。坚固的帮子上原先的沙路也用水泥打了。蜿蜒如蛇,平滑如砥,极大方便了深居山沟里人的出行。路的一侧,似乎还矮了路面一头的就是付门村。
付门村不简单。它在铁笼山巍峨的背影和榜沙河柔婉的身姿里,用8000年的时光温度孕育出了辉煌的种谷台文明。那段幽邃的时光太过漫长,层层淤积的文明垫起了一座村庄精神的高度,雕刻出了一座村庄岿然而立的身影。而立在村口公路边的那面石碑,就把曾经在这里繁衍生息的人的故事和百兽率舞的拙朴深嵌进饱含千钧之力的笔画里。
在这样悠然漫漫的文化氛围中,站在沟帮子上眺望,一座村庄崭新的面容掩映在擎空大树的堆碧叠翠里。就在咫尺之间,一座寺院安静地坐落于侧柏苍翠之中,风铃隐隐,钟磬袅袅,神秘古雅的禅意竟然那么自然地和世俗炊烟交融在一起,共同构筑起一方黎民内心世界坚固不破的信仰。
它就是付门村鲁寺观。
                                                          2
“鲁寺观,县西四十里。”去鲁寺观之前,我查看了一下《武山县志》,结果只在古迹一栏看到如此简单的几个文字。说实在的,看到那几个简单的文字时,我内心是失落的,并且杂糅着淡淡的伤感,一座建在古人类文明熏染过的地方的古寺院,竟然在数百年岁月的淘洗下,将自己的点点滴滴筛得一干二净,似乎一不留神,就连那几个简单的文字也会消逝在飘飘风雨里!不过这种担忧又是多余的,毕竟是那几个消瘦的文字像一条细细的丝线,把一座古寺院的身影小心地从时光的涌流里垂钓出来,让它迷离的身世展现在人们眼前,供我们瞻仰,然后想象。
在县文物局工作的朋友告诉我,鲁寺观始建于元代,清代重修。他的话就像县志上的描述一样简单,就是这样越是简单的描述,越发撑开了我想象的空间。总觉得那寥寥的几句话背后,一座古寺的故事是悠长的,恍如袅袅而升的香烟,有着烟雨蒙蒙的寥落。
合上古雅的县志,我临窗而立。思索的瞬间,一个高古的身影在朦胧中向我走来。越来越清晰。
                                                                 3

去鲁寺观的那天正好是大年正月初十。付门村秧歌的中心就设在寺院里,因此就比平日多了几许节日的喜气。法幢摇摇,彩旗飘飘,几盏大红灯笼将节日的气氛渲染得更加热烈。由于秧歌一般是在晚上开演,所以白天相对人少。越过那道沟帮子,鲁寺观翼然欲飞的山门门楼就跃进眼帘。门口几株高大的侧柏用浓密的枝叶将一座古建筑的时空感摇曳得厚重而深远。我们来到寺门,穿过门楼的门洞,所有的寺院建筑就展现在眼前了。
这是一座四合院规格的古寺。这也符合地理位置对建筑规制的影响。一般处于深山密林的寺院就很难按四合院的方式来构建,而处于村庄之中的寺院就与农户家的建设规制一样了。
鲁寺观现存古建筑2座,总建筑面积102平方米。西面为祖师殿,硬山顶土木结构,面阔三间,进深两间,通长8米,通宽7米。明间开四扇对开木门,次间各开四扇对开木窗,深宽檐,出前廊,屋面通铺筒瓦,莲花纹砖雕砌高脊,斗拱七组,皆有彩绘。彩绘透雕结合装饰,室内墙面绘有花卉、山水人物等图案,原造像已毁,现有新塑造像5身,有一“感化万民”木匾,悬于祖师殿门上方。二是菩萨殿,坐北朝南,硬山顶土木结构。面阔三间,进深两间,通长8米,通宽6米,明间开四扇对开木门,次间各开四扇对开木窗。
从风格来看,这些建筑已然不是元代的,倒是更加接近清朝的,后来有过多次修缮,所以也就有一些现代的因子。但那些大气而优雅的屋脊雕塑和彩绘斗拱,却有极大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它为一个崭新的村庄注解出了一段文化绵长的经历。
我站在寺院中间的一个高达数米的鼎炉旁边默默遥想:相比于付门种谷台8000年的沧桑岁月,这座寺院走过的道路实在算不得悠长。然而,无论多么悠久的历史,能真实具体地描摹出一段时光的痕迹,就已经很难得了。毕竟在苍茫大地上,湮灭的人类文明的花朵真的是太多。如果把8000年的种谷台文明看作是一条生命依旧盎然的藤,那末这座百年古寺就是在这条藤上绽开的花朵,带着人们精神世界纯净而拙朴的愿望,带着一代又一代延续的生命的信仰。
显然,付门村的灵魂必定是虔诚的,必定是纯粹的。
                                                           4
我对每一座寺院都从心里充满了虔敬。我不会把它们仅仅看作是几间房屋,几尊塑像,我更多的是从那种肃穆里窥探人们精神深处的律动,抚摸灵魂之内美好的跳跃。鲁寺观深处村子之内,显然这样的高贵品读更加具有世俗的真实性和价值。走进这样的古寺,心灵一定是安静的。
让我感动的还有几个团拥在大殿一侧阳光融融里下棋的人。
他们静悄悄的,完全和村子里你挣我嚷,或者为一步悔棋而争得不可开交的场面大相径庭。我想,下棋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就是一种没有硝烟的战争。既然是战争,就不管是不是有硝烟,到底应当是崩紧那根弦的,或者有种剑拔弩张的气氛的。当那几个村民把尺幅之间的战争演绎得悄无声息时,我瞬间感到洒在他们头顶的那片阳光充满神的安详。这多好,寺院的宁静和隐藏在事物里的禅意竟然就在这一幅炊烟味十足的世俗画面里。
真的,信仰不深奥,只不过是让灵魂安静些。再安静些!

                                            5
要离开寺院时,我顺便走上楼梯来到门楼上。里面供奉的是魁星。通俗的说法,魁星主掌文教考试,因此,供奉这尊神像的用意就不言而喻了,村民们都希望能在他的护佑下后代能学业日进,一考中榜。
走出寺院,我看到旁边有一块石碑,上面是“武山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鲁寺观   武山县人民政府二0一 一年四月一日公布”等字样。这似乎就是这座寺院官方印制的身份证,它和县志上的那几个文字连成了一座古寺风雨苍茫的一生。
站在石碑前,我倒是想这样一个问题:古寺为什么叫鲁寺观?寺为佛家修行之地,观为道家涵养之所,这里供奉有祖师,有菩萨,于是合称“寺观”似乎能行的通,那“鲁”又有何含义呢?这让我想到孔子,想到鲁国。客观地说,在春秋战国,鲁国可以说是文明深厚的地方,联系门楼上有主掌文考的魁星,这样来看,“鲁”字代表的又是一方百姓对文化教育和后代成才的谆谆渴求。
我对自己这样的解读在内心还是认可的。不管怎样,一座处在村子之内的古寺,它所承载的精神愿望绝对是厚重的。当我们看到百姓虔诚地跪拜在寺院里的时候,我要说,他们的心灵真的是美好的,向善的。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6: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6: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8: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20: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21: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22:3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07: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08: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08: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彼此网 ( 陇ICP备12000667号-2

GMT+8, 2018-6-24 13:24 , Processed in 0.154010 second(s), 6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