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61|回复: 20
收起左侧

新藏公路骑行记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9 13: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岷山雪 于 2018-3-19 15:26 编辑

六、穿越无人区
我向“达州饭店”老板和住在他店里的建筑工人,详细打听了无人区的安全情况,尤其是狼是否攻击人等情况。结合反向骑友的信息,我初步判断,无人区确实有狼,但鲜有攻击人的情况,而且运气好的话可以不用在野外扎营。基于这个判断,促使我下了独自穿越的决心。正如前面所说,在同向骑友坠入爱河不能同行,后续骑友无望的情况下,我便独自向无人区进发了。
红柳滩到甜水海兵站111公里,要骑50公里的陡坡,翻越5188米的奇台达坂。这是进入无人区的第一座达坂,也是新藏线第一座5000米以上的达坂。原想今天的困难就是这50公里陡坡,然后就顺坡而下直达甜水海兵站了。结果却完全相反。因为我已经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虽然要翻越5188米,但相对高差并不大;红柳滩休整,体能有了大的改善;又遇顺风助推。所以这50公里意外地顺利,中午时分就上了达坂。可是后面的路却让我吃尽了苦头。
在快到达坂时,路遇武警支队养护作业的战士正在吃午饭。他们三五成群地在半幅路面或路基下的乱石滩上围坐着,在风沙漫卷的环境下,津津有味地吃着没有热气的饭菜。一帮娃娃,高寒缺氧,强紫外线,重体力劳动,和着沙尘、冷的饭菜,这就是他们的写照。我仿佛看见儿子就坐在他们中间。我心疼啊!我不想打搅他们,加速通过。身后传来他们的善意提醒:大叔!前面是无人区,一定注意安全啊!
奇台达坂与经过的其它达坂不同,这里有纵横交错的壕沟,还有用混凝土建造的地堡,都是新修的防御工事,一定是针对印军挑衅行为的。因为我骑行时段,正值印军跨越边境寻衅闹事。从叶城一路过来,众多的、大小不等的、不同类别的检查站,也说明了局势的紧张。
IMG_1558.JPG

FJ0A8188.JPG

FJ0A8186.jpg

上了达坂,放眼望去,豁然开朗,公路延伸到山下开阔的戈壁滩,隐约可见远处的小山和湖泊,一改之前天天在峡谷中穿行,与穷山恶水相伴的压抑局面,心情为之一振。
上了达坂,往后就是下坡了,认为已无难度,便放慢了节奏。在一砂窝的背风处,拿出汽化炉和套锅,慢条斯理地加油,打汽,点火,加水,放入方便面。OK!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摆在面前,那个香啊,天下少有。尽管胃仍不适,我还是把面吃了个精光,一点残剩都没有。饭后,顺势躺在砂窝向阳处,领略高原阳光的温煦。恍惚间,看到一只黄褐色的狗,从远处山坡下向我缓缓走来。不对!不是狗,一定是狼!无人区是没有狗的。这一惊非同小可,我睡意全无,边注视着狼的动向,边考虑怎么对付。周围只有石块,别无他物,真后悔整理行装时把甩棍减掉了。哎,它怎么不动了?!再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块像狗的石块!真是虚惊一场,是我半睡半醒时看花了眼。我起身环顾四周,茫茫雪峰,荒山野岭,没有生物,没有人迹,只有呼呼的风声。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我赶紧收拾好行装,把垃圾装入垃圾袋中,挂在车子后面,跳上车子朝山下骑去……
真是奇了怪了,上坡时是顺风,下山却变成了逆风。那风吹得,简直是鬼哭狼嚎。为了减少风阻,我不得不躬下身子,尽量贴近车把。风沙弥漫,能见度较低,要不时抬头注视破损路面上的坑槽,稍不留意钻进坑槽,就会人仰马翻,或滚落山崖。在无人区,得到救援的机率几乎为零。一旦摔车,将造成不可想象的严重后果。
据报道:2015729日,广州一女骑友,在黑卡达坂下坡路段摔车身亡;201575日,网名耗子的骑友,在奇台达坂下坡路段,因躲避不及栽入坑槽,摔成重伤,昏迷四天四夜……
下山后,逆风时强时弱,车速时快时慢,眼看着天色渐暗,不由又紧张起来。这可是无人区啊!独身一人在荒野扎营是件恐怖的事。我顾不得休息,连续拼力骑行。按照攻略,大多数结伴骑友在旧兵站扎营,因为新兵站提供住宿的几率很小。如果新兵站不接受再返回旧兵站,往返要多骑行14公里。而我的计划是先去新兵站碰运气,不到万不得已不单独在野外扎营,最坏打算就是返回旧兵站方案。而现在只能赶到旧兵站,利用残垣断壁单独扎营了。虽然恐怖,那也比在旷野宿营强得多。
不知是天色太暗,还是离公路太远,到了攻略上说的里程,看不见旧兵站的踪影。这不是要人命嘛!百般无奈,只能咬牙坚持去新兵站了。这时天上飘起了雪花,身上越来越冷。这时哪来换衣服的时间!我发疯一样,大口喘着气,奋力踩踏着。由于连续骑行,屁股长时间与车坐摩擦,造成外皮搓伤出血,钻心一样疼痛。而且因几天来营养不良和恶劣气候,造成嘴皮和鼻腔皱裂,也是十分难受。就在大雪纷飞,全身无力,精神绝望之际,影影忽忽看到路右侧远处的山脚下有一处院落,而且还有忽隐忽现的灯光。我知道那就是甜水海新兵站,激动的眼泪朦胧了我的眼睛。从公路到新兵站是一条2公里多的油路,我用尽最后的力气骑到大门口,时间和到达红柳滩一样。我像个雪人一样,拖着僵硬的双腿,一步一步地挪向岗亭。这时雪更大了。
找卫兵申请借宿,但岗亭没有人,只好贸然进入院内。这是一个门字形院落,左、右和大门正前方各有一排楼房,中间是一个小广场。广场上堆放着各种建筑材料,由于没有铺砌,加上雪水侵蚀,广场到处是烂泥,非常难走。看得出,兵站还在建设之中,尚未驻军,当然也就没有卫兵了。
看到大门前方的楼中有灯光,正准备前往,左侧楼房门亭的灯光下,有一人边招手边小声喊我过去。我急忙从烂泥中把车推到门亭台阶下,看着五、六层的台阶,我推了三次都退下来了。那人看我实在没有力气,连忙跑下来帮我把车推了上去。这才看清,来人是一个40岁左右的壮年,从衣着判断,应该是打工者。他边拍打着我身上的雪,边领我到楼道里面靠围墙的一间房子门口,推开门说,这是一间空房子,骑车的人住过,你就住这吧!亏你来的晚,部队管基建的人员都睡了,不然他们可能不会让你住。因为上级有命令,兵站不允许接待军人之外的人。由于这里还在建设之中,部队管理人员高兴时,也接受过借宿者。能否借宿主要看运气。运气真不错,我遇到了好心人,听口音像是四川人。
楼房中间是过道,两边是房子,大多房间里住着民工,有几间住着施工管理人员。尽管房间里什么都没有,而且非常潮湿,但我已经高兴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在无人区不仅有了房子住,而且还有这么多的人陪伴,我怎么能不激动呢!那位好心人不仅帮我推车,安排房间,还热情地拉我到施工管理人员的房间里,要来剩菜和两个馒头,并领我到维族民工的房间里加热。其实胃很难受,一点也不想吃,但不想驳回他的热情。就着从民工处要来的热水,强咽了两口馒头,反胃得直想吐,只好作罢。剩下的菜和馒头留到第二天早上,用汽化炉热了,强迫自己吃下。
IMG_1563.JPG

IMG_1562.JPG

凌晨一睁眼,房间里很明亮。我以为迟了,赶紧起床,往窗外一看,白茫茫一片,天地一色,是雪光映亮了房间,其实时间尚早。原来昨夜雪下得很大,时间很长。我担心路面结冰不能骑行,赶紧到门亭观察。到处一片白,唯有沥青路面上的雪已化掉不少,露出部分路面,黑黑的伸向天际。天不灭曹啊!吃完热好的剩饭,收拾好行装,想给昨晚帮助我的好心人道个别就出发,但过道和院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大家还在梦乡里吧?我不能去打搅他们。于是,便不辞而别,开始了新的一天的无人区之旅。
今天要骑行74公里,进入西藏境内,翻越5214米的红山湖垭口,全天几乎在5000米以上骑行。
说来也怪,在地面上稍一活动就气喘吁吁,连系鞋带都要大口的换好几口气,胃痛得腰都直不起来,只想躺倒。但只要一骑上自行车,就精神焕发,越骑越有劲,跟没事人一样。
奇台达坂之后,地域越来越开阔,风景越来越优美。一会儿是一马平川,一会儿又是远山起伏、湖光倒影,更有美丽的冰雪世界和奔跑远去的成群野驴、藏羚羊。我站在公路上,感觉我就是宇宙中心,不由得为祖国的壮美山河而自豪。激情难抑时,不禁高举双手,放声高呼:祖国!Beautiful! 祖国!我爱你!我骑骑停停,不时拿出单反相机拍摄美景和珍稀动物。
_MG_7281.jpg

1499394495_IMG_2030.JPG

1499394501_IMG_2031.JPG
1499394538_IMG_2035.JPG

_MG_7278.jpg
今日天气放晴,又是小坡遇顺风,骑行十分惬意,但偶尔会有孤寂感。自进入无人区,公路上的车辆特别稀少,有时半天都没有车辆经过。一个人骑行在渺无人烟的辽阔高原,除了风声和自行车运动的声音,四周静的让人窒息。有时就自己给自己找话说,以缓解孤独心理。
中午时分,平地上的雪逐渐溶化,裸露出辽阔的戈壁,我在路外戈壁上支起了汽化炉,开始做午饭。若大的戈壁上,一个人渺小得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我感觉好像是在月球上,孤立无助。偶然发现在笔直的公路尽头,有个黑点跳出了地平线。是汽车?不像,它比汽车小很多;是摩托车?也不像,摩托车会较快过来;那是我看花了眼?有可能。我使劲揉揉眼睛,仔细端详,原来是一个反向骑行的骑友。我大喜过望,在无人区碰到人了,而且还是骑友。我跑到公路中央,挥着手大声喊叫着迎了上去。这是一位江西籍的小伙,从成都到拉萨,又从拉萨到了这里,真了不起!我们互致问候,互相通报了相关信息后,依依不舍地告别。我一直目送他,直到他消失在公路的另一头。喧嚣只一时,转眼又被无限的寂静包围了。
_MG_7286.jpg

IMG_1572.JPG

按我的计算,午后的路也就2030公里,可小伙子告诉我说还有将近50公里。这差别简直太大了,想一想不免后怕,因为还有一座不小的山要翻啊!结合骑过的204道班、黑恰道班、后面骑到的新疆、西藏界碑处、死人沟等处里程错位情况,以及新藏线连年的维修改造工程,我恍然大悟。公路分段优化改造的过程中,公路的里程也在不断地变化调整,而这种调整不是全线连续的,而是对应于工程段落分段调整的,所以里程经常出现错位。这种无序的错位,使之前的攻略和随后的骑行出现了误差。而这个误差有时会使人高兴,有时也会使人沮丧。
小伙子是用车轮量过来的,是不会错的。他走后,我一刻也不敢耽搁,急忙收拾好东西上路了。
过了区界牌坊就进入了西藏,坡度陡然增大,车速瞬间变慢。凭着耐力,于傍晚时分,爬上了红山湖垭口。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因为接下来就是下坡了,车速可以提高近十倍,余下的23公里也就半小时的光景。正享受着下山的惬意,天色突暗,黑云翻滚,雨加雪瞬间降临。估计还有不足10公里了,就不想花时间换衣服了,想着冲过去。没想到那雨加雪真大,就像一堵墙一样围着你,34米之外什么都看不见。12分钟时间,衣服外层是厚厚的雪,里面却是冰冷的水。湿透了的衣服贴在皮肤上,先是透心的冷,后来衣服结冰变硬,皮肤渐渐变得麻木了。我心里想,再持续几分钟,皮肤就会冻伤了。我对亡妻默默祷告着,让她在天之灵保佑我平安躲过此劫。
奋力骑行中,685的里程碑一闪而过。突然车轮猛的一颠,定睛回顾,原来是公路上设置的减速带。这是哪啊?我本能地刹住车。两腿僵硬,着地后站立不稳,踉跄几步,差点摔倒。大雪中,我睁大眼睛搜寻一圈,发现两三米外的雪墙中有一个门,门里有一个警察边急速地向我招手,边往外跨出两步,一把扶住我,连车带人带进了房里。
这是一间不大的活动板房,分里外间,进来的是外间。对着外间的门有一条狭窄的过道,只能一人通过。过道两边各有两张床,进门左手边是通向里间的门。进来后他帮我把自行车靠在一张床边,看我像个冰人一样,嘴唇发紫,身体颤栗,便打开里间的门,扶我进去。真是冰火两重天啊!外间和野外一样寒冷,而里间温暖如春。原来有一个大铁炉子在屋子中间,熊熊的火焰从炉盖缝隙中窜出。屋子里除了我就他一人。他用生硬的汉语告诉我:别离炉子太近,脱掉衣服,擦干身上,换上干衣服,喝点热水,今晚你就住这里吧,等缓过劲来,就去检查站登记一下。说着,用手指了下门外。我这才明白过来,这里是公安边防检查站。这可是攻略上没有的啊!无人区是没有检查站的呀!我问他,去死人沟还有多远。他说,这就是死人沟,如今叫泉水湖。攻略上说,死人沟里程是691,路基下是一大片湖水,泉水湖因此湖而得名。在湖水和路基之间有一间活动板房,是一个茶馆,可容纳34人住宿,多余的人要在天寒地冻的户外野营,那将是十分难过的。而现在是685,怎么就到了死人沟?一定是里程错位。可喜可贺啊!这一错使我获救了。如果再骑6公里,我非冻伤不可。
招呼我的警察是藏民,他主要负责检查站的发电机正常运转。把我安顿好,就去发电机房了。换了衣服,喝了热水,外加炉子的烘烤,麻木的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可是随着身体温度的提高,寒冷慢慢退却,胃却又来逞凶。从中午吃过一小包方便面到现在,我粒米未进,却仍无半点食欲,胃部又烧又胀又疼。挣扎着到另一间活动板房里的窗口办完登记手续回来,我就蜷缩在床上,一会儿双手交替按揉胃部,一会儿又把枕头垫在胃下爬着,实在不行就双膝顶着胃跪在床上。就这样折腾了许久,警察带着一位穿藏服的小伙子进来,问我怎么了,我说胃痛。他什么也没说,满屋子翻箱倒柜找出半瓶奥美拉唑给我,然后往炉子里添上煤,又和来人出去了。这正是消化科主任让我吃的药啊!赶紧服下一粒,又继续在床上翻来覆去变换着体位,并轻声哼哼着,心里却在思考着明天的行程。
不畏险,不冒险,确保人身安全,是我的骑行原则之一。就目前的身体状况而言,再骑会很危险,搭车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正在为明天的行程犯难呢!就在半睡半醒之间,有人在我肩膀上轻轻推了一下。睁眼一看,见那警察俯身在我的床边。我抬起头想坐起来,他连忙扶我躺下,看着我说:你这么大年龄了,身体又有病,再骑有危险。明天有车回多玛,我给司机说好了带你,行不行?
我以为在做梦,疑惑地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忙说:放心,我是念阿弥陀佛的人,不会骗你,也不收你的钱。我明白了,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机械地连续说了几个谢谢。我不是因为省了钱,在这里不是有钱就能解决问题的。我是为藏族警察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的行为而感动。
不一会,他又和那位穿藏服的小伙来到床边,说:这就是司机,早上九点他带你去多玛乡。我下巴向下收了两下,点头致意,并再次说了声谢谢,司机憨厚地笑了笑。
不知是药起了作用,还是卸掉了精神负担,胃慢慢不怎么疼了,身体也轻松了许多,渐渐进入梦乡。期间间断听到两人喝酒聊天、打翻杯子、有人摔倒的声音。但我实在太疲乏了,一会又迷糊过去了。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惊散了我的好梦。我欠起身子,发现房间里就我一人。我拉开床边墙上的窗帘,发现天已大亮了。穿好衣服,我起身下地,突感天旋地转,头重脚轻,身子一晃,差点栽倒。我扶着床沿站立稍许,慢慢移动沉重的双腿到门边。打开房门,见门外有三四个穿着冲锋衣的年轻人。他们问我:几点登记放行?看来他们把我当成工作人员了。
没想到,我就这样完成了新藏线三部曲中的第二曲—“死人沟里睡一觉”,而且条件意外地好。
雪已停了,天气放晴,除了深蓝色的湖水,山川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只可惜路面上结着厚厚的冰,不适合骑行了。幸亏要乘车出去,否则就要在这里当团长了。检查站两头的起落杆各停了两辆等候检查的车,站里静悄悄的,除了小院子里传来的柴油发动机声音,没有任何声响。
还是什么都不想吃,只喝了半杯热水。我想再吃一顿奥美拉唑,维持到多玛乡就能买到药了。但找遍屋子也没有找到。我想会不会是他们喝大了打落到地上了,于是爬到地上,脸紧贴着地面,在桌子和床下底下寻找一遍,还是没有。该不会是这里药品稀缺,他又收起来了吧!算了,还是收拾好行装等司机出发吧。
检查站上班了,车辆全都走了,司机和警察没有来;九点了,他们仍没有来。我有点沉不住气了,装作缴住宿费,走进登记室。诺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警察在值班,他让我把钱交给安排住宿的人,并指了指公路对面,让我去对面湖边茶馆找。对面路基下有一间活动板房,昨晚大雪中却一点都没有看见。现在在明媚的阳光下,它是那么的显赫,比都市里的高楼大厦还要令人兴奋。
顺着雪中隐隐乎乎的脚印,我几乎是滑到坡底的房前,掀开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房间很狭小,分为里外间。外间有一张床和一个三人沙发、两个单人沙发,都很陈旧,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外间的炉子上放着一个大铁壶,冒着粗气。房内只有一人在床上躺着,上前一看,正是司机。他睡得正香,我忍了忍,还是把他推醒了。我问他几点走,他问我几点了,我说九点多了。他连说好,好!因为是搭别人的车,也不好意思催促。我放下50元住宿费让他转交,说了句我在上面房子里等他后,就回到房间里焦急地等待着。
还好,大约半小时后,他把车开到门外,进来帮我推车,并抬上皮卡车后斗中安放稳妥。他已经在驾驶位准备开车了,看我仍在车下东张西望,便用生硬的汉语说,喝多了,睡着了,走就好了。他的汉语还不如那个警察。于是我恋恋不舍地上车走了。走出好远,我还是不舍地不时回头瞭望远离的检查站,脑子里全是那位警察的身影……。至此,我打破了不搭车的原则。
司机打开音响,唱起悠扬的藏歌;他把空调开得很大,暖风徐徐吹拂;整个驾驶室就像温馨的家。在鱼脊状的冰雪路面上,他把车开得飞快,我双手紧紧抓牢扶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尤其是遇到会车时,我甚至会闭上眼睛,生怕车子侧滑到路基下面,造成事故。还好,直到翻过5347米的界山达坂,路面上的冰渐渐化开,我们一路平安到达多玛。
从死人沟到红土达坂,以及下山的前段,呈现出茫茫雪原和巍巍雪山,层峦起伏,婉如童话世界;公路两侧的雪原上,不时出现成群的藏羚羊和野驴,令人目不暇接;5347米的界山达坂、5248米的松西达坂和5378米的红土达坂,是新藏线海拔最高的达坂,雄伟壮丽。登高四顾,群山似腊象远驰,万臣朝贺,顿觉唯我独尊,飘飘欲仙,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每当我端起相机,司机就会停车让我尽情拍照;每当翻越达坂,也会主动停车,让我下车观景、拍照。
FJ0A8202.jpg

FJ0A8222.JPG

FJ0A8237.JPG

FJ0A8247.jpg

不知是自昨天午后至今天上午粒米未进,使胃得到了休息,还是风景太美,精神受到鼓舞,一路上没再难受,身体感觉越来越好。就连在三个最高达坂活动时,也丝毫没有不适的感觉,和在麦积山玩一样一样的。
松西达坂之后的银色世界里,慢慢出现了羊群和牧羊人,接着就到了海拔最高的村庄—5240米的松西村。到了这里就意味着走出了无人区。只可惜最后一天的无人区之路我是乘车出来的。而这一段路除海拔高、路面结冰以外,相对高差小,没有长坡、陡坡,骑行难度并不大。
翻越红土达坂后,一路下坡,雪线渐渐升到山腰,山下露出草场,一群群的牛羊低头啃着小草嫩芽,远处的帐房上炊烟袅袅,又是一幅生机盎然的画卷。
FJ0A8282.jpg

FJ0A8277.JPG

FJ0A8283.jpg

下午一时许,我们到了多玛公安检查站,检查站前面就进多玛乡了。从检查站登记出来,司机说他不能送我进镇子了,因为登记时在交通形式一栏填了骑行,就必须骑车走,不能再乘车,否则被警察发现双方会受到处罚。这时后面排队的车辆一个劲地按喇叭催促,仓促中,我们连多余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分别了。对此,我一直很后悔,一直都在怪自己,为什么不留下两位藏族小伙的联系方式,那怕寄几箱天水的苹果也好啊。
在无人区我是幸运的,起码没有单独野外扎营。回头来看,远没有204道班、黑恰道班孤身扎营困难。不过,在多玛的“甘肃饭店”里,榆中老板娘讲:去年9月,两个徒步的广东中年妇女,来饭馆吃完饭,进入无人区后被狼吃了。听完,我着实后怕起来。也是这个饭店的老板告诉我,一路上的胃痛,其实也是高原反应。我仔细回忆,确实如此,海拔越高,胃就越难受;越低越轻松。在多玛乡卫生院,买到了奥美拉唑和红霉素软膏,可以缓解胃痛、肛门创伤和鼻腔皱裂了。
IMG_1593.JPG

IMG_1577.JPG

IMG_1578.JPG

安全穿越无人区,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这才在微信朋友圈公布了行踪。穿越无人区,完成了主要骑行目标,接下来还有朝拜冈仁波齐神山和骑行珠峰大本营两项目标了,决定不再拼命,执行快乐骑行原则了!
七、朝拜冈仁波齐
出了无人区,往后的骑行条件和川藏线没大的区别,因此决定改变计划。一是骑到塔尔钦,朝拜享誉中外的冈仁波齐神山后,结束新藏线的骑行;二是从新藏线终点拉孜开始,骑行珠峰大本营,结束骑行活动。
从多玛到塔尔钦有473公里,其间翻越了4654米的多玛达坂、5191米的拉梅拉达坂、4785米的狮泉河达坂、4636米的雅切拉达坂、4810米的加果拉山口和4824米的无名垭口。沿途湖光山色,风光无限,时有珍稀动物相顾左右,骑行感觉良好。尤其是距日土县城12公里的斑公湖,面积浩大,群山环绕,远看雪山点点,近看碧波荡漾;湖水清澈,由于光照、深浅、亮度等因素,呈现出墨绿、淡绿和深蓝等不同的颜色,非常美丽。难怪三部曲中会有“斑公湖中洗个澡”这一部了!
FJ0A8378.jpg

FJ0A8374.JPG

_MG_7428.jpg

FJ0A8364.JPG

有几个小故事令人难忘:
1、斗狗
骑行的人每天都会早出发、早宿营,尽量不骑夜路,就是担心与狼遭遇。但在高原,比狼更凶的是藏狗。
多玛达坂下山后,一路小下坡,车子在平坦的路面上欢快地奔跑,看着一个个湖泊和一群群牛羊不断闪过,感觉特别惬意。
突然,远处的羊群中有一个黑影向我快速移动。开始看不清楚,不能确定是什么动物,没太理会它。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才看清是一条半人多高的藏狗。我浑身打了个冷颤,急忙扫视了一下四周,看有没有人和汽车可以帮忙。结果非常令人失望,不要说人了,任何动物都没有,更没有汽车的踪影。我恐惧到了极点,这种狗可以和几只狼对抗,来硬的肯定不行。我迅速抑制住恐惧,放慢车速,直面迎了上去。前面是弯道,狗从弯道外侧朝我直冲过来。我判断,如果我顺弯道骑,它会认为我避它而逃,而更加激怒。于是我径直朝它骑去。就当我将要骑到路边,狗也冲到离路边34米时,突然撑住前腿,在1米多高的路基下面站住,昂着头,呲着牙,瞪着血红的眼睛,直直地紧盯着我,前爪蹭起的砂尘随风飘舞。我也在离路边1米处刹住了车,一边紧盯它的双眼,一边缓慢地下了车。对视一分多钟后,它慢慢低下头,转过身,有一步没一步地向回走去。我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发现冷汗打湿了内衣,冰凉冰凉的;攥着的自行车把手上也全是汗水。
看狗掉头,我也就上车了。刚一上车,狗又转头朝我扑来。我又赶紧下车,盯住它。不一会,它又慢腾腾地掉头往回走。如此几次,我便不再上车,试着推车慢慢往前走。它也不往回走了,在路基下面,不紧不慢地与我平行着往前走。你快它也快,你慢它也慢。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仍没有摆脱它,叫人心急如焚。我默默地向儿子他妈念叨着,求她助我。
不能再这样拖下去,必须改变策略。想起开始僵持的一幕,我便不再向前走,站在原地不动,双眼死死的盯着它,做出与它打持久战的架势。果然,相持一分多钟后,它又往回走了。这次我一直没动地方。它走几步回一次头,一直走进很远的羊群里。我这才跳上自行车,边奋力骑车边回头瞭望。狗卯足了劲,四蹄如飞,发疯一样,拼命追来。看来已完全激怒它了,如果被追上,后果不堪设想。好在是小下坡,一阵疯狂踩踏,车速越来越快,渐渐拉大了与狗的距离。我丝毫没敢松懈,再也没有回头,直到累得实在没了踩踏的力气,确认安全后,才下车休息。
2、骑车打盹
翻过拉梅拉达坂一路下坡,顺风顺水,眼见快到阿里了,却遭遇了雨加雪。由于是下坡,穿着所有防寒服仍冻得浑身发抖。可怕的是,在那么寒冷的雨雪中骑行,竟然连着开始打盹。这是我骑行高原以来第一次打瞌睡。我先是猛拍大腿,后是掐腮帮子,甚至抽自己嘴巴,但几乎作用都不大。每次措施后,只能维持十几二十秒,就又迷糊了。一次打盹中,车子猛的一颠,原来冲到路边的砂堆上了。惊醒后发现车头已到路基边缘,我下意识地把车头猛地向里一拐,车尾随之向外一甩,路肩上的砂石被后轮甩出好高,差点翻到路下。我双手捏紧刹车,屁股离开座位,双脚和地面摩擦着撑住路面,才没有翻倒。车停住了,心脏砰砰直跳,直到后面看见美丽的阿里景色,才慢慢平静下来。
转过一个山口,视野豁然开朗,雨过天晴,蓝天白云,远处的阿里城和雪山显得格外清晰。最深刻的映像就是,云很低,天很蓝,地很阔,山很美,简直就是天堂。这与我想象中的阿里大相径庭,令我兴奋不已。
IMG_1654.JPG

FJ0A8395.jpg

IMG_1674.JPG

FJ0A8399.jpg
3、转山
自用药以后,胃舒服多了;肛门创伤和鼻腔皱裂也有了明显改善,骑行变得越来越轻松了。
622日下午两点多,距塔尔钦近10公里处,冈仁波齐峰就向我露出了笑脸。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冈仁波齐越来越展现出她的高大、雄伟、庄严。
IMG_1701.JPG

_MG_7635.jpg

_MG_7646.jpg

_MG_7650.jpg
山顶海拔6656米的冈仁波齐峰,是世界公认的神山,同时被印度教、藏传佛教、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印度人称这座山为Mt.Kailash,认为印度教里三位主神中法力最大、地位最高的湿婆,就住在这里。而印度的印度河、恒河的上游都在此发源,所以,印度人也认为冈仁波齐峰是世界中心,在这里可以见到大批的印度朝圣者。他们把死在山上看作神最好恩赐。
几个世纪以来,冈仁波齐峰一直是朝圣者和探险家心目中的圣地,但是还没有人能够登上这座神山,或者说还没有人胆敢触犯这座世界的中心。
我放慢了骑行的速度,怀着敬仰的心情,边骑边仰望冈仁波齐主峰。她在飘乎不定的云靄中忽隐忽现,在穿过云缝的一缕缕阳光下忽明忽暗,万千变化,高深莫测,让人如痴如醉。
下午三点多,进入塔尔钦镇。
塔尔钦镇是阿里地区巴嘎乡政府和岗萨村村委会所在地,是藏族信众转山的起点和终点,也是冈仁波齐的门户和游客们在神山面前落脚的第一站。只要进入塔尔钦镇,人们就可以直接面对屹立在正前方的冈仁波齐了。镇子虽然不大,但邮政、电信和银行等服务机构健全,有很多的旅馆、饭店以及商业门店。
IMG_1721.JPG

IMG_1726.JPG

IMG_1729.JPG

IMG_1732 (已编辑).JPG
沿着通向神山入口顺势而上的笔直街道,根据在门土乡住宿时“天水商行”的秦安老板提供的信息,我径直来到坡顶秦安赵老板的“军林百货商店”,了解吃住和转山情况。根据他的介绍,我计划从第二天开始,用两天时间完成转山,第四天出发去拉孜。在他热情推荐下,我在离他商铺不远的四川饭馆预订了第四天的班车票,顺便在小超市里备足了两天的食品和水,又返回坡底,住进了四川人开的“三峡饭店”。
晚饭后在房间里检查手机和相机电池电量,充上电出来,发现红霞满天。我赶紧返回房间,抓起相机跑出院子,只见与冈仁波齐遥遥相对的纳木那尼雪山出现日照金山景观,非常漂亮。只可惜发现太晚,距离又远,街道上许多灯杆出现在镜头前面。为使画面干净,我又沿着街道向镇外跑。眼看太阳就要落山,霞光照在雪山顶上的面积越来越小,我不得不停住脚步,凑合着抢拍了几张。尽管片子不怎么样,但在登山前夜出现如此天象,预示着明天的转山一定会顺利。
拍照回来,我在卫生间的太阳能喷头下,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然后拿出她的照片,掸去上面的灰尘,小心包好,并放入行囊。我要用敬仰的心和洁净的身体去朝拜神山。为了养精蓄锐,准备好登山的行囊,就早早睡了。
因为神山入口八点才上班,所以我七点起床。洗漱完毕,将自行车和剩余的东西寄存在住宿的饭馆,来到大街上。这时街上还没多少人,偶尔会有登山者三三两两的沿街走着。我边走向入口,边观察哪家餐馆有早餐。还好,没走多远看见左手一家东北饺子馆有人进进出出,进去一问,果然。馒头、稀饭、小菜,外加一个鸡蛋,一份20元。
早饭后继续向上走,到坡顶丁字路口向左一拐,没走多远,就看到了横在路上的起落杆和路右侧的收费房。我边走边掏出身份证和180元门票钱,到售票窗口递了进去。房间里有两个男人,一个40-50岁,穿保安服,一个20多岁,穿便服。年轻人手里端着脸盆,脸盆里放着牙缸和毛巾,正在向外走。看我递进钱和证件,便退后两步,放下手中的东西,接过钱和证件点验着。攻略上有很多逃票的方法,但我认为那是不道德的,压根就没想过,但也不忍心缴这么多的钱。一般旅游点对门票都有优惠政策,就报着试试运气的心理,问年轻人能不能优惠。没想到不经意的一问,断送了我转山的计划。本来年轻人已拿出票本准备撕票了,听我一问,才又再次认真地看了一下身份证,然后说,你不能去转山,并把钱证塞回我的手中。我猛地一愣,怎么?我千辛万苦的准备就这么完了?我不干心,赶忙问,为什么?年轻人告诉我,因为年年都有老人死在转山的路上,所以规定不许60岁以上的人登山了。我仍不死心,强词夺理地说,规定是规定,但也要分个身体好坏嘛,你看我身体这么好,就让我进去吧!没等年轻人再说话,那位年长者抢着说,不行!不行!!规定就是规定!前两个月,有个70岁的湖南老太太,避开入口进去了,想完成第三次转山愿望,结果死在了半山腰,景区损失惨重,我们也受到严厉处罚。哎!看来没戏了,这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一切不须强求,随缘就好。我悻悻地离开窗口,站在横杆前,望着登山路的尽头,伫立良久……
就这样,我“完成”了准备充分的转山,结束了新藏公路的骑行。
八、仰望珠峰
从拉孜到珠峰大本营有195公里,要翻越海拔5248米的318国道最高的嘉措拉山和海拔5208米的加乌拉山。珠峰大本营海拔5200米,是一般旅游者能到达的最高营地,要去更高的营地,没有国家颁发的登山证,你想都不要想。我的愿望就是能亲自站在珠峰下,仰望她的尊容,亲手为她拍一张写真。
转山未果,立马改签了当天下午的车票,于下午三点多搭上了由阿里开往拉萨的班车。班车里除了我的位置,别的座位上都有人。讨厌的是班车货箱太小,旅客行李太多,不得不把车子解体才塞进去。
凌晨4点,车到拉孜县城,司机把我拉到一个有路灯的路口。下车一看,除了远去的班车尾灯和昏暗的路灯外,周围一片漆黑。街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时而有野狗窜出,怪吓人的。这时天下起了小雨,看着地上乱七八糟堆放的大包小袋和零散的自行车部件,我赶忙四处寻找避雨的地方。还不错,不远处有一家旅馆。本想进旅馆登记住宿,后一想,已经一天多没有骑行了,身体不需要休整,就为两小时左右的休息去登记,实在不划算,就打消了住宿的念头。好在屋檐下有一米来宽的走廊可以利用。
6点的时候,雨已经很小了,东方泛起了白光。我把自行车部件摆放在人行道上,组装好,又把所有的行头装到车上。6点半左右,与318国道垂直的城区街道里,传来环卫工打扫卫生的声响。原计划等到8点去城里碰运气,看能不能吃到早餐。听到声响,我决定改变计划,先在城区转一圈,熟悉一下拉孜。结果意外发现一家山东包子馆已经开门,门外火炉上的笼屉正冒着团团热气,有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店里忙乎着。我走进店里一问,真不错哩,稀饭、包子、煮鸡蛋都有。一路上饭馆开门都在上午10点左右,没想到拉孜这么早就吃到了早饭。
FJ0A8426.jpg

FJ0A8424.jpg
早饭后,又下起了小雨,就没再转拉孜县城,穿上分体雨衣后,转身骑上318国道,朝凌晨来的方向骑去。出城是慢上坡,还没骑几步,身上就出汗了。在查务乡检查站登记完出来,雨又停了,就在路边脱掉雨衣。这玩艺不透气,捂在身上很容易出汗,不是万不得已,谁都不愿穿它。再往前就到了三岔路口,左边就是219国道即新藏公路的终点,可以去阿里、叶城,右边继续318国道,可直达终点樟木口岸,中途有去珠峰的路口。我沿着318国道继续前行。按说应该天已大亮,可由于天气阴沉,黑云压顶,光线不是太好。
三岔口前行不远,进入改造路段,路面上到处是烂泥和坑槽,而且坡度也越来越陡,骑行十分吃力。衣服已换得只剩了速干衣,仍然大汗淋漓。不一会,雨又来了,而且越下越大,不得不在一个涵洞里避雨。一停下来,身上又变得很冷,只得再穿上保暖衣服。雨稍小点,再赶紧上路。如此往复几次,折腾得筋疲力尽。
IMG_2122.JPG

IMG_2060.JPG

79973781_17.jpg
距嘉措拉山垭口10公里左右时,老天爷像是被谁捅了个窟窿,伴着隆隆的雷声,如注的雨水裹着大雪,倾泻而下,让人猝不及防。周围没有遮蔽之所,未及换上雨衣,全身就成了落汤鸡。温度急剧下降,身子被冻僵了,只能机械地踩踏着,咬牙向前。有几十米长的一段较深的烂泥路,无法骑行,只好下车推行。猛听得头顶“咔嚓”一声,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我一屁股蹲在了烂泥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莫名其妙地静静蹲着,只是觉得头顶有点麻。一辆微型面包车在对面刹住,下来两个人,不顾雨雪,踩着烂泥向我跑过来。这时我也缓过神来,知道与雷电亲密约会了。试着摇了摇头,还好,一切正常。我腰里一用劲,腾的一下站立起来,搬起倒在烂泥中的车子。这时那两人已到了路面中间,一看我没事,就站住了,招手让我过去。这是让我搭他们的车,我并不是不想搭,实在是搭不了啊!人和包裹还好办,可那么大的自行车怎么放进去?在烂泥和雨雪中拆解也困难呀!我边摆手边大声喊着谢谢,边开始推车前行。见我执意不肯,他俩急忙回头钻入车内。其实前后也就短短几秒钟时间,他们也早已成了落汤鸡。车开动了,他们放下车窗,伸出胳膊,竖起大拇指,久久没有收回,直到消失在雨雪中。雨夹雪丝毫没有减小的意思,脸上的水一个劲地往下流淌,用手捋也捋不完,我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他们让我真心感动……
过了烂泥路段,浑身冷得直打擅。我赶紧上车,再也不管是烂泥、是水坑,还是坑槽了,只是拼了命地往山顶上冲。骑着骑着,除了手脚冻得生疼外,身上却不怎么冷了。说来也怪,10公里的陡坡路,在正常路况和天气条件下,起码也要骑两小时以上,而在如此恶劣环境下,我只用了不足1个半小时就到了垭口。看来人的潜力是巨大的,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才会激发出来!
上到垭口,雨雪如旧,可见度也就20多米。在垭口牌坊两边有几十米的沥青路面,和两边的观景台连为一体,十分平整。车子从烂泥路上到沥青路面,突觉后轮摆动利害,估计是幅条断了,得赶紧找到避雨和休息的地方。我睁大眼睛,极力搜寻着。朦朦胧胧看到左前方有一处房屋,屋门口有个小孩正向我挥舞着小手。我想都没想,把车骑到门口,直接推了进去。
FJ0A8431.JPG
原来是游客接待大厅,面积很大,周围放了许多床铺,可供游人住宿。中间有一个大火炉,烧得房间里暧烘烘的。里面只有两个小孩,大的约十一、二岁,小的有七、八岁。小的一个从我进来就一直叽叽咕咕地给我说着藏语,可我一句也没听懂。大的一个没有说话,看我放稳了车子,便提起炉子上冒着热气的大铁壶,用一个很脏的碗盛了水递给我。这时候哪顾得上卫生不卫生,也顾不上烫不烫,连吸带喝就下了肚。接下来我也不顾脸面,迅速脱光衣服,擦干身上的水气,换上了仅有的备用衣服,这才坐到火炉旁边,边休息,边烘烤着衣服,边问他们刚才说什么。大的那个汉语说得很好,经他翻译,我才知道刚才是问我要不要住宿。我告诉他们,继续下雨我就住,不下了我就走。他们点了点头。不一会,一个穿藏服的中年男子收起手中的大伞,走了进来。小孩高兴的了跑过去,争着向他说着什么。男子憨厚地笑着向我点了点头,嘴里说了句什么。大小孩赶紧给我说,爸爸问你是哪里人。我说甘肃天水人,他说他去过兰州,并说那里很好。就这样,我们聊起了天,一直到我吃完方便面,一直到雨雪由大变小,一直到衣服快干了,估计有一个半小时吧。看到雨雪变成了小雪花,已不影响骑行,便向他们告别。临出门,我拿出剩下的巧克力,给小兄弟一人一块。本想找拖布把我身上和自行车上流落到地上的一大滩雨水弄干净,可那男子坚决不让。人虽走了,还是有许多不忍。
自行车后轮的幅条确实断了一根,而且是在靠飞轮的这一边,自带的快捷工具解决不了,山上又没有工具可以利用,只好放慢骑行速度,凑合到白坝了。
在离白坝十几公里的“珠穆朗玛国家公园”,偶遇四川绵阳的一位年轻小伙,也要骑去珠峰大本营。我们相约结伴同行,他成了此行唯一同行的骑友。闲聊中得知,他在攀登嘉措拉山遇暴雨雪后,没能坚持住,是搭车到的垭口。也真是的,从“珠穆朗玛国家公园”到白坝短短的十几公里路,他就比我晚到约半小时。要在平时,我肯定不会和他同行。但这次不一样,我已经几乎全程都没结上伴了,孤独的滋味实在难熬,就是他骑得再慢,我也下决心和他坚持到底!
1010.jpg
到白坝时间尚早,吃过饭,安排好住宿,就赶紧着手换幅条。拆下后轮,扒掉轮胎后就该拆飞轮了。先用随车便携工具试了试,不行。在房东的指引下,到对面汽车修理店借来扳手,还是不行。后来小伙子和我两人又折腾了一阵,也不行。看来没有专用工具是很难拆下飞轮的。多方打听得知,别说白坝,就是去5公里外的定日县城,也不会有这种专用工具。我彻底绝望了,只好将车轮又复原、装好,打算就这样骑去珠峰。小伙子劝我乘车前往。理由是,断了一根幅条后,车轮受力不均,极易再断。如果在荒郊野外、陡坡悬崖处接二连三的断条,会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想想也是,不能再冒险了!没想到我的新藏骑行,竟会在这里嘎然而止。
后来由房东介绍,和隔壁茶馆的阿旺小伙谈好价钱,第二天由他骑摩托载我去了珠峰大本营。车子和行李寄存在房东家里。
FJ0A8486.jpg

FJ0A8490.jpg

FJ0A8495.jpg
不知是受到雨雪的影响,还是有了高原反应,头疼发烧感觉明显。我没敢迟疑,立马服下两粒感冒通胶囊。还好,第二天起来,症状消失了。
摩托车就是快,过鲁鲁边境检查站不远,进入珠峰专用公路,没怎么费事就翻越了5208米的加乌拉山,中午12点半到了珠峰大本营。
为了不失拍照时机,我把除相机外的其它随身物品留在帐篷旅馆,就迫不及待地朝4公里外的珠峰观景台走去。虽然海拔5200多米,却没有感觉吃力。可是运气不佳哎!天气阴沉,云雾遮住了珠穆朗玛主峰。从下午1点多到6点半,我满怀希望,等着她掀开面纱,却总是遮遮掩掩,不显尊容。观景台风很大,气温很低,不时会下起小雨。许多人上来胡乱拍几张纪念照,就赶快下去了。我躲在一堆石块的背风处,时而扭头朝珠峰主峰方向瞅瞅,只要云缝里有一点珠峰的影子,就起身拍一张,生怕失去一次机会。有总比没有强吧!有多少摄影师在大本营一住十天半个月,也多有没拍到主峰全景的。直到下午6点半,光线不行了,只好折回大本营,祈祷明天有好运!
大本营的夜晚特别寒冷,穿上所有的防寒服就像没有穿衣服一样。为此,我打消了半夜起来拍摄珠峰星空的计划,老早钻入帐篷。帐篷被牛粪烧得暖烘烘的,晚上睡得很舒服。
早晨7点,听到隔壁帐篷里有人喊,快出去看日照金山啊!我赶紧穿好衣服,连鞋带都顾不上系,提起相机就冲了出去。真的!天气晴好,珠峰主峰在初升阳光照耀下,出现好漂亮的日照金山景观。看来神山还是很眷顾我的,我心里一阵狂喜,激动得手都有些发抖,生怕失去机会,先在帐篷门口拍了两张,然后又向观景台方向快速移动。我边走边拍,来到大本营之外的河滩上,加入早已占据要位的拍摄大军中,找了一个自认为较好的位置,开始记录主峰沐浴阳光的整个过程。眼看到了约好的返回时间,我仍恋恋不舍,继续抢拍了几张。过约定时间一小时,才一步三回头地返回,乘上阿旺的摩托,告别了珠峰。在归途中,本想在能看到主峰的绒布寺、加乌拉山观景台等处再拍几张,结果出了大本营,再就没能看到她的尊容,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整个珠穆朗玛。
_MG_7668.jpg

_MG_7665.jpg

FJ0A8469.jpg

_MG_7689.jpg

_MG_7694.JPG

_MG_7707.jpg

FJ0A8464.jpg

IMG_1774.JPG

IMG_1793.JPG

_MG_7749.jpg

_MG_7791.jpg
九、打道回府
后面的事就简单多了。
回到白坝,收拾好行装,在白坝检查站搭上一辆皮卡车,当晚住到日喀则市。
第二天浏览了日喀则城区及扎什伦布寺外围。(扎什布伦寺对藏人免费,其他人一律收100元。我鄙视这种不平等的待遇,因而省了!)
第三天在日喀则火车站办理了自行车托运,乘火车来到拉萨。
IMG_1795.JPG

IMG_1809.JPG

FJ0A8546.jpg

IMG_1829.JPG

IMG_1840.JPG
拉萨的活动,几乎和2014年骑行川藏线时一样。游布达拉宫广场,去大昭寺、小昭寺,转八廊街,探亲访友,拍摄照片,等等,等等……
到拉萨的第三天,乘拉萨开往成都的列车,隔日凌晨4点到达宝鸡(天水不停),转乘后于72日早7点半,安全回到家中
FJ0A8579.jpg

FJ0A8589.jpg

FJ0A8681.jpg

_MG_7808.jpg

FJ0A8646.jpg

IMG_1942.JPG

IMG_1878.JPG

IMG_1900.JPG

IMG_1916.JPG

IMG_1924.JPG

FJ0A8699.jpg

FJ0A8698.JPG

_MG_7863.jpg

7805-06全景图.jpg
此次旅行共历时34天,骑行1532公里,其中穿越无人区近300公里,兑现了多年的承诺,完成了梦想的骑行。虽然历尽千辛万苦,我觉得是非常值得。
细想起来,这趟旅行多亏有许多好心人的帮助,除文中提到的藏族同胞、正反向骑友和汽车司机外。值得一提的是从喀什到拉萨遇到的许多甘肃老乡。如喀什的“天水面馆”、库地的“甘肃饭馆”、多玛的“甘肃饭店”、日土的“鑫盛招待所”、门土的“天水商行”、塔尔钦的“军林百货商店”、阿里的“烤炉经营部”、拉萨八廊街的“大众服装干洗部”等老板,有兰州人、武威人、天水秦安人、甘谷人。没有这些人的帮助,要想安全顺利地完成这趟旅行,是不易的!
我从内心感谢他(她)们。
另有一事,令我至今十分不安。在拉萨整理杂物时,偶然在一塑料袋里,发现了那瓶在死人沟寻遍所有地方也没有找到的奥美拉唑。他是怕我推辞不要或走时忘带,而悄悄塞进塑料袋的呀!多好的人啊!多么善良的人啊!回来后,我把这瓶药像古董一样,摆放在古董架最显眼的位置,用它来时刻警醒我,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个好人!
骑行不仅锻炼身体,饱览风光,还能感受人性的点点滴滴。我将继续,随着骑行慢慢老去……
FJ0A8071.jpg

FJ0A8109.JPG

FJ0A8115.jpg

_MG_7448.jpg

_MG_7648.jpg

_MG_7879.jpg

_MG_7891.jpg

_MG_7558-1.jpg

1499394460_IMG_2025.JPG

1499394604_IMG_2041.JPG

1499411472_IMG_2054.JPG

1499411477_IMG_2055.JPG

IMG_1377.JPG

IMG_1414.JPG

IMG_1425.JPG

IMG_1626.JPG

IMG_1965.JPG

IMG_1975.JPG

IMG_1981.JPG

IMG_1984.JPG

                             2017年11月19日(初稿完成)

评分

参与人数 1白银 +5 黄金 +5 珍珠 +5 收起 理由
蝙蝠霞 + 5 + 5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9 14: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我的人性光芒,激励我的奋斗精神。再次向你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9 15: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佟家宝 发表于 2018-3-19 14:17
感动我的人性光芒,激励我的奋斗精神。再次向你致敬

谢谢老兄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9 15: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9 16: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9 17: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9 18: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了我的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9 19: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9 19: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我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9 20: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彼此网 ( 陇ICP备12000667号-2

GMT+8, 2018-7-16 22:27 , Processed in 0.173767 second(s), 7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