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0|回复: 7
收起左侧

【王启珍先生随笔】老坟(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3 23: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王启珍先生出生于1944年2月,中共党员,在职期间,先后担任过公社党委、乡(镇)委、区直部门副书记、书记、主任等职。退休后坚持学习,热爱文学,钟情创作,先后编写出版了《王氏族谱》、散文、诗作等,散见于报刊网络。近年来又钟情于传统节俗文化的追踪寻迹,历时三年,完成并内部出版了十万余字的《忆往事  话过年》。
老 坟
(一)
mmexport1522666444721.jpg
    山清水秀气象新,桃红柳绿又逢春。山花烂漫莺雀舞,上坟祭祖思故人。

    冬去春来,杨柳吐绿,又是一年寒食节,又是一度清明到。清明祭祖扫墓,是中华民族纪念先祖的传统习俗。几千年来,人们在这个“气清景明”的节气中,进行“祭之以礼”的追远活动,既为已逝亲人和祖先送上自己的思念和敬意,同时也在庄重、虔诚的礼仪中完成“百善孝为先”的“孝道”文化传承。因为清明正值花红柳绿的仲春时节,而“扫墓祭祖”这一主题又将平日各自为政的兄弟族人聚集在一起,所以,清明节在庄重的祭祖仪式过后,兼具了一家人团聚、踏青、赏春、游玩的功能。尤其在生活节奏变快,亲人之间联系变淡的今天,清明祭祖不仅只是一个追念先祖的忧伤节日,还多了一份睦亲友邻的温暖和赏春踏青的欢快。

    我的家族祖坟始建于高祖时期,地处石佛古镇近十里的东北裴家山半山腰上,距今约有一百五六十年历史。祖坟因高祖有弟兄三人,所以分属三个房头所有,我家直系三房头。其面积约十亩左右,坐北朝南,从西向东沿坟边打有一米高的围墙。围墙内间隔三米左右,栽植柴柏几十株。百余年来,这些柏树从一株株小树苗长成碗口粗的沧桑老树,历经岁月洗礼,却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山风横过,绿波翻涌;生机勃勃,苍劲峥嵘。犹如一道坚实的绿色堡墙,遮挡从外面刮来的黄土风尘。更像一个个坚强的忠诚卫士,风雨无阻,日夜执勤。而老祖宗栽植柴(财)柏的真实用意,不言而喻是遮挡从南面山下迎面扑来的煞气,确保坟内风脉不受外邪侵袭。加之柴(财)柏主干端直,柏籽繁多,寓意财旺子孙多,做人正直,诚实兴旺。儿时清明上坟时,那些口径尺余粗的大柏树,尤其令人记忆深刻。
(二)
mmexport1522666449180.jpg
    小时候的我,最爱跟大人在春光明媚、杏雨梨云、绿意盎然的清明时节,去裴家山上祖坟。究其原因,不外有三:一是坟上结束,能抢着吃一口令人垂涎三尺的献饼卷“韭菜炒鸡蛋”;二是攀崖打酸枣;三是爬上柏树合伙捉松鼠,快乐自在,热闹无比。

    由于家族户大人多,每年上坟,都由三个房头的长者出面,协商上坟的事宜。那时家规族法有度,虽无家族祠堂,但关乎族内事情,只要德高望重的长辈出面,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记得1953年清明节,吃过早饭,除各戸妈妈们在家做饭外,其余大人娃娃都倾巢出动。三个房头三、四十人的上坟大军,很快就在巷道口集中。然后,一位长辈手端香马盘走在最前面,父亲和几个叔伯兄弟手提祭品,族里年轻力壮的青年小伙手拿铁锨,肩挑筐子紧随其后;更有我们一众小孩大呼小叫,你推我搡,嬉戏打闹。一队人浩浩荡荡跨过庄边河沟,穿过下爷寺,直奔三阳里。惹的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一路上,最活跃、也最调皮捣蛋的就数我们一伙十岁大小的娃娃,像树林中飞出的一群小鳥,叽叽喳喳,高声喊叫,抬杠嬉闹。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荡漾在田间路边。一袋烟的功夫已走到三阳门山脚下,沿着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走进坡陡路窄的裴家沟庄里。走惯平川大路的川里娃,乍一走到山庄小道,既不习惯,又十分吃力。从一进庄就七拐八弯的都是上坡路。加上路面坑坑洼洼,高低不平,格外磨脚费力。不一会,大家就喘起了粗气。一行人鸭行鹅步,像老牛拉破车撒了半庄,惹的农家看家狗狂吠不已。不时有人出门,三人一伙,五人一堆,站在家道两侧,评头论足、指手画脚看热闹。好不容易出了庄,接着又下沟底,再越深沟,俯低爬高,攀绕着崎岖小路,艰难地爬到对面山坡上,人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接着又攀绕三处台阶地,终于走到翠柏环绕、绿荫如盖的老坟地。不待大人招呼,我们一群小孩子亟不可待地一屁股坐在坟地边,再也不想起来了。

    走累了的大人娃娃,望着山下大片的川地和弯弯曲曲的葫芦河,感慨良多,议论纷纷,说东道西。有的则怪话连篇,说什么放着好好的川地不用,跑到这么远的干山上图什么?有的则说,老先人平川地走腻了,来这里爬爬山,练练腿,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这时族内四爷笑着大声说:“你们这些崽娃子胡乱说些什么呀!当初选这块坟地时艰难的很,把老先人也难为坏了。”只听一族兄说:“四爷,啥事把敖的老先人难住了,我们年轻不懂事,你老人家就给我们说一说老坟的来历吧!”四爷吧嗒吧嗒咂了几口老旱烟才说:“事过境迁,说也无妨。常言说,‘财出在门里,人出在坟里。’风水选的好,可为后代子孙带来平安与富贵。所以,阴宅关乎子孙的福祉。敖的这块老坟当初选的时候颇费周折,请的阴阳闻名北乡。我的祖爷弟兄三人,陪着阴阳,跑前跑后整整三天,上山下川,把能看的自家地都下盘通查了一遍。结果各有利弊,但都不理想,不是发大伤小,就是财旺人不旺。三天下来,把人也折腾乏了,一块地也没有定下来。这时,弟兄三人请阴阳拿主意,阴阳说:‘权衡利弊,各有长短。常言说,两弊相衡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我看裴家山比下河湾好一些,原因是这里山高水低,背山面水,视野宽阔。土厚脉深,和罗汉山融为一体,山势雄伟,连绵不断,将来子孙平顺安康。二是葫芦河从山前流过时从白家底下到三阳里拐了一个大湾,沿老庄河崖底下折向南到老河囗和渭河汇合,从山上看,能看到进的水却看不到出的水,有聚宝盆之称,可聚财生财。山前有水,山就生气充盈,人丁兴旺,子孙繁盛。’弟兄仨听了,沉思不语,过了一会,大先人说:‘裴家山和川里相比,风水是好一些,唯独山大沟深,路太难走,将来棺木更难抬上山,多有不便。’那咋办哩?又是一阵沉默。正好应了乡里人的一句俗话:三个阴阳定不下一个拴驴橛。可能是连日来不停奔波、鞍马劳倦的缘故,又见太阳慢慢西沉,只听大先祖说:‘古往今来,风水没十全十美的,总有美中不足,我看就定裴家山算了,看老二、老三意见如何?’两兄弟见大哥表态了也就顺坡下驴说同意。这时,阴阳先生说:‘既然你们意见一致了,我再把话说透些供你们参考,将来这坟用上了,时间不会太长,就会时来运转,人丁兴旺,家道富足。几十年到百年后,说不定还会出一个半个秀才和县官。只是大房财旺人不旺,二房、三房人旺财一般。我把丑话先说在前头,你们弟兄再斟酌斟酌。’精疲力乏的弟兄仨再也无心劳神费力了,一致说:‘几十年、百多年后的事谁也说不清,就看子孙们的造化了。’于是,这坟就定了下来。现在你们看到的这十多座坟孤堆就是你们的高祖和曾祖辈的坟。你们后辈子孙每年清明,不管多忙都要到坟上看一看,背一背篼土,献一盅茶,敬一份孝心。俗话说:生儿方知父母难,养儿方知父母恩。人人都有百年后,清明祭祖牢记心。老坟的来历我给你们说清楚了,现在歇好了赶快上坟,手脚麻利些!”

    大伙儿闻言立即站起身来,各行其是。年轻人抬筐挑担厚添土,年长者手握剜菜铲,分散在各个坟头,专寻老鼠洞、瞎瞎眼、蚂蚁窝以及酸枣刺、小树苗,一经发现,刨根寻底,清除干净,然后再用土把洞穴填实踏紧。据风水先生讲:“坟上长草儿孙旺,坟头长树败家财。”坟堆上有了洞穴,下大雨时,水就灌进坟里或树根扎进坟里,后人就会一年四季腰酸腿疼。所以,上坟前先处理洞穴根系,来不得半点马虎。

    待坟头的土添厚了,用铁锨背把胡基疙瘩拍打碎了,就是我们小娃娃大显身手的时候。因为老坟年代久远,年年清明厚添土,所以,座座高达2、3米,坟堆又大,甚为壮观。我们腰软骨嫩,手脚灵活,爬上爬下,轻松自如,坟头插纸钱,小孩子是最佳人选。我们一帮碎娃手脚麻利地插红挂绿,不一会,纸钱挂满座座坟头,在四周翠柏的掩映下,五颜六色,妆扮一新,煞是好看。又经微风一吹,哗啦啦响个不停,让人赏心悦目,情趣满怀。这时,大人们将坟头滚下来的土疙瘩拍碎,把四周坟边培土加固,修整一新。然后在坟前一宽阔平地,庄重地摆上各家各户带来的献饭,另一头摆放着封封冥资。四爷带一人手拿香蜡纸钱,到北边坟地角先行祭土。待一切收拾妥当,族内一祖爷大声说:“现在给先祖爷都跪下,插香点蜡,先茶后酒,燃鞭点炮,焚烧冥资。”大家听了放下手中家当,齐刷刷地跪了一大片,没人说话,更没笑声,人人表情庄重,个个满怀虔诚。这时几位祖爷执壶奠茶献酒,口中念念有词。另一端冥堆燃起熊熊大火,紧接着小鞭清脆,大炮震天,瞬间,山谷的宁静被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打破。突入其来的响声惊得栖在柏树上的鸟雀四散飞逃。跪拜的人受不了鞭炮的轰鸣和烟雾的刺激,四散躲避。一袋烟的功夫,冥资燃化了,炮声早停了,四爷大声喊道:“现在给先人跪下,磕个头就吃献饭。”真是:绺绺纸钱迎春风,筐筐黄土复旧尘。热茶浓酒奠坟前,美味佳肴表孝心。鞭炮清脆告列祖,天地恩情铭心中。

    说到献饭,最常见,最令人垂涎的的是韭菜炒鸡蛋。儿时物质生活匮乏,炒鸡蛋作为接待贵客的佳品,平日里是享受不到的。而在清明上坟时,日子过得再恓惶,人们都会炒一盘韭菜鸡蛋,祭奠先祖。用农家粪做底肥,经过一冬休眠和春化阶段顶土使劲长出的露天韭菜,翠绿欲滴的叶子,肥肥胖胖的寸白芽,再炒上几颗自家老母鸡下的鸡蛋,营养丰富且不说,光炒出的那个味道,就飘香半巷道,沁人心脾。在那个并不富裕的年代,一盘韭菜炒鸡蛋,表达着人们追怀先祖的朴素情怀,更成为根植在众多游子心中,追思乡愁的味道。

    因为人多不便在一起吃,加之娃娃多,怕发生抢踏等意外,四爷便发话,各吃各家的。瞬间,大人们将各自的献饭端到凉阴处,娃娃们坐成一圈,拿上献饼,卷上头刀韭菜炒鸡蛋,细嚼慢咽,缓缓品尝野外路餐的风味和情趣。有些爱凑热闹的、脾气相投的,就合并在一起,咂着老旱烟,说着家长里短,娃娃们争吃抢喝,欢闹无比。

    当时家道都比较贫穷,准备的献饭也就一人一两口,所以,不到几分钟,献饼吃完,盘底朝天,欲罢不能,人们只好四散开来,有剜苜蓿芽的,有拾麦萍、荠荠菜的,还有拿上树枝打酸枣的。我和几个大一点哥哥爬上柏树寻松鼠,树下站着一些人准备抓。发现了几只,尽管扯破嗓子高声喊叫吓唬,手持树枝往下赶,然松鼠矫健敏捷,攀援树枝,如履平地,爬到树枝高处,两眼瞪得圆溜溜直望我们,意思是说,有本事来抓呀!就是不往树下跑,气得我们没办法。折腾了一阵,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好溜下树,跟随大人打道回府。

    下了山走在平川大道上,也不那么揪心了,我就问二叔:“听老师说,寒食节也能上坟,可是人们常说到了清明就上坟。我就弄不明白,寒食节为啥能上坟?到底哪一天是寒食节?寒食节的来历是什么?”二叔笑了笑说:“清明的前一天就是寒食节。为啥叫寒食节?这里有一个悲壮的故事。”

    相传2500多年前的春秋时代,晋国国内发生了内乱,公子重耳被迫离开晋国,并开始了19年的流浪生涯。不过,晋国是当时的大国,他们所经过的国家大多还是比较友好地待他,但也有个别国家不买这个帐,以至于重耳有时也会衣食无着。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的重耳哪能受得这份罪呢?有一天,重耳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赖在一个地方不走,手下的人怎么劝也没用。这时有个叫介之推的随行人员就暗自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煮好给重耳吃了。重耳好久没见荤了,一见肉后,三下五除二就吃了个精光。这下他又有精神了,于是接着往前行。

     后来重耳重回晋国掌权后,他一一对随行人员论功行赏,但介之推不愿受赏,他的母亲也支持他不受赏。于是他们母子俩就悄悄退隐到一个叫绵山(今山西省介休市东南)的地方。重耳封赏在即,先是将这座山封起来,作为介之推的封邑。但这样不见人也不行呀,于是有人建议烧山逼他们出来。谁知一把火烧了三天三夜,竟把介之推母子活活烧死。重耳非常痛心,下令改绵山为介山,并立庙来纪念。

    第二年,在烧山的那个日子,重耳又通令禁止生火,自己带头吃冷食以表自责,寒食节从此产生。在节日里,人们吃事先准备好的冷食,同时还到野外去祭奠介之推,以寄托崇敬和思念之情。因为寒食节在清明节的前一天,古人常把寒食节的活动延续到清明,久而久之,人们便把寒食和清明合二为一。现在,清明节取代了寒食节,拜介子推的习俗,也变成清明扫墓的习俗。

    听着二叔的故事,不知不觉就过了河沟。我们一哄而散,各自回家。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23: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00: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06: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07: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17: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16: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7: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彼此网 ( 陇ICP备12000667号-2

GMT+8, 2018-9-22 00:22 , Processed in 0.121120 second(s), 6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