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00|回复: 16
收起左侧

天水作家--郭永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30 10: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30 10: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好有点作者简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30 10: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30 10: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郭永杰,笔名西堃。著有长篇小说《市委书记》,是南山诗社成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30 10: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郭永杰是天水文学界很有潜力的青年作家,他是多面手,不但诗写得好,而且评论和散文写得好,近年来专攻小说,已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飞天》、《章回小说》、《小小说月刊》等刊物发表了一定数量的中短篇小说,是天水重要的小说作者之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30 12: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郭永杰,笔名西堃。著有长篇小说《市委书记》,新近出版散文集《草帽》、小说集《暖阳》。是天水南山诗社组建者之一,诗社副社长。 叶子补充这么多,其余由李美补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30 13: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晓东 于 2013-1-30 13:23 编辑

                                                                             情色西堃
      认识西堃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情色这个词语,事实上,那时候似乎也没听说过这个词语。
      这里所说的认识,仅仅是指我和西堃在学籍管理册上同属于中文系八九级二班,是惯常意义上的同学关系。但是,整整三年,我们彼此看见的,是对方的背影,我们的视线从未交织过,至于语言上的交流,就完全没有了。
       八九年秋天的天水师专,墙壁上还残留着学生运动留下的标语,《河殇》正在校园疯传。在建中的新校,瓦砾遍地,沙堆横行,很多新生对此流露出失望,但我没有,我兴高采烈,如鸟归林。脱离父母的管教,体验天马行空的自由是我很久以来的渴望,所以,那个时候,我天性中蛰伏的不安定因素张开翅膀,肆意飞翔。这种飞翔里,做一只极尽贪婪的书虫只是其中之一。中文系的学生一次可以借四本书,我每隔两天去图书馆还书、借书,后来,那个矮胖的管理员大概是有些烦我了,说是学校有规定,借书还书的周期至少是一周,这难不倒我,同学们人人手里有书,而且很多人一本书看个十天半个月都看不完,我插队看就是了。让我骄傲的是,当室友们才开始读《雷雨》、《茶花女》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告诉他们,这是我上初一之前就已经完成的阅读。这种浅薄的炫耀满足了我十九岁的虚荣心,也在一定意义上更加刺激了我的阅读速度。对读书的痴迷经常让我废寝忘食,不去上课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在我的飞翔进行的昏天黑地的时候,西堃在干什么?我不知道,或者说,我没打算知道。这个发黑面黑,中等个头的男生从一开始就没有给我留下好印象。他的一双小眼睛似乎很狡黠,而他总喜欢微侧着的脑袋又显现出一丝傲气,他从来不理我,就像我从来不理他,但我知道,西堃只是他的笔名,他叫郭永杰,是写诗的,现代诗。那时候,我是以散文诗写手的身份混迹于文学社的,寂寞、孤独、忧伤等等字眼流于我的笔端,这些生造出来的意象构成了一种看上去很美的少女情怀。多年以后,当我面对当年的自己哑然失笑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西堃,当年,他是不是已经如二十年后的我一般,躲在校园的某个角落暗笑我的矫情?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西堃的作品,其重量与厚度以及先天或后天形成的冷峻骨感完全有理由让他不屑于我的虚浮和轻浅。当然,对他作品的真正认知,是在今天,是在我也有了相当分量的人生体验之后。二十年前的我,骄傲如天鹅,我的目光,只是关注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从来没有留意过他人,特别是西堃。
      师专中后期的生活,于我是一段声名狼藉的日子,也许,我此生所有的生命轨迹都与这段日子有关。直到毕业离校,我都没有注意过西堃。
       2008年的深秋,旧友相邀,席间与西堃意外相逢。和二十年前的模样相比,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变化是肯定有的,只不过,岁月让这种变化更加隐蔽,更加不为人知,他的健谈让我吃惊。印象中的他,孤僻如失群的骆驼,总是一言不发,目如深海,然而今天,他举起酒杯,浅笑、深饮。他目光坚定,直视我的眼睛,赞美我的依旧美丽。我新奇地打量着他,发现他对在座的每一个女子都是礼遇有加,不过很奇怪,通常酒桌上的这种男人我是心存排斥的,但是西堃不一样,他对这些女人的殷勤,真实并且真诚。我想,这个西堃,不是当年我看错了他,就是今天他才现了原形。席间,他说让我把《寂寞让我如此美丽》的小说稿给他,他推荐给《花雨》的编辑汪渺,我也就随口答应了。
      让我又一次没有想到的是,汪渺很快就和我联系了,小说也很快就发表了。之后,再有文学活动,西堃就会打电话叫我,但我多时有课,去不了,去了,也是烦于酒桌上的应酬。西堃在酒桌上的应付自如,让我大开眼界。常常,看着他敬酒或被敬酒,我就想,这个西堃和二十年前那个不苟言笑的西堃,究竟哪一个更真实?再之后,西堃又发起组织南山诗社,邀我任主编,我是开着玩笑顺口应承了的,但西堃却把诗社弄得像模像样,很快又出了创刊号,编了报纸。我明白了,这个西堃,真是想要干些事情的。
      和西堃交往多了,我才知道,西堃在师专上学时就已经到处发表诗歌了。九十年代中后期,署名西堃的评论成为很多省级报刊杂志争相转载的重量级文章,他的中短篇小说的发表频率更高,而长篇小说《市委书记》也因为笔锋锐利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这些成绩他自己从未向我提及,但是锋芒自露,我焉能不知?
       西堃从事的工作与写作风马牛不相及。一次去他的办公室,他正奋笔疾书《关于生猪屠宰的有关规定》,我大笑,亦大骇,我们的大诗人,大才子竟然写这种东西?他比我笑的声音还大,显然,他的状态已经脱离了不切实际的书生意气,换句话说,一方面,他不失对文字的钟情,另一方面,他也完全清楚自己所承担的社会角色和社会义务。我想,能让一个嫉恶如仇,曾经执着于象牙塔的书生如斯成熟的,只有生活。
       说到生活,说到西堃的生活,就不能不说及女人和西堃的关系。我在这里所说的女人,是一个泛文化概念,不是特指哪一个女人,这一点可以提请某些喜欢对号入座的读者注意。我知道,西方绅士们在下车时会为女人抬起手臂挡着车顶,就餐时会为女人铺好餐巾,西方女人因为男人的呵护显出十二分的女人味。西堃在东方,在东方的小城天水,他没有吻过女人的手背,没有单膝跪地为女人献过玫瑰,但是,西堃是绅士,东方的绅士。
       西堃对女人的爱惜渗透进了他的灵魂,他从来不掩饰对擦肩而过的女人一路幽香的回味,他总能留意到对面女人手拂发梢时的可爱,但是,这些城市女人修饰大过天然的美还是让他心存遗憾,他最喜欢的是乡下女子单纯健康的美。他说,她们的眼神,你见过吗?就像一汪山泉,清澈、干净、透明,说这话的时候,他依然微偏着脑袋,打着手势,加重了语气。没等我回答,他叹一口气,唉,你连乡里的泉水都没见过,给你说是白说。
      以下是西堃两年前在华讯论坛的发帖以及我的跟帖:
      
       八十年代末那几年的暑假我要从她家门前经过,就像第一次美伊战争期间流行于美国大兵中的一句广告词——回家的路要经过巴格达——一样,我要回家,就必须经过她的家门口。她的家就在藉河源头的这个小镇上,当时她是这个小镇上的公主,高挑的身材,白净的皮肤,用不着下地劳动而保养得纤细玉润的双手,雪白的衬衫,深蓝色的确良裤子,一双干净的塑料底凉鞋,粗重的羊角辫甩动着青春的火热,和乡下小镇美女舍我其谁的霸气。
      我总是偏执地认为,乡下女人的笑是得益于造化的雕饰,她们的笑和她们的美艳都是春风一般的舒展,是不含文化包装和造作的天然展现。她嘴角带出的笑是半开的花朵,这半开的花朵浓郁的芬芳是为我打开的。西堃:《十五岁的一场风花雪月》
       我的跟帖:《西堃眼里的女人》系列之: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今天是俺滴节日,俺没疯狂,西堃疯了。才子疯了,俺们有眼福了,好家伙,一口气就是三位西堃式佳人,风流西堃,笔下尽春色。期待西堃笔下的下一个女人。
      
      客观地说,她的身段并不好看,她没有丰腴优美的线条,没有矜持女人的虚妄的清高和做作,没有不可一世、顾盼自雄的神态,她像一涓不事喧哗的溪水不声不响地走了出去,她带走了我对美的另一种认识。
      她的什么地方深深地打动了我死水一潭的心境呢?她的平淡、沉静、自然。她没有化妆,她的脸上没有脂粉和油腻。她还是一袭剪发,款款地落在肩头,自然之色,光亮润泽。她的眼睛深不可测,满含深情又没有一滴外溢。
      这种情态的女人电视上有,比如张凯丽,但她的眼睛是独一无二的,我没有见过如此幽深又明亮的眼睛。我渴望每天见到这种真正花朵一般毫无雕琢的美丽。西堃:《花的眼神》
       我的跟帖:西堃啊西堃,二十年后再认识你最大的收获就是收获了一个情色西堃,色得如此境界,情得如此专注,想象二十年前的西堃,是否也在如斯这般对着伊人背影浮想联翩?哈哈,继续继续。待徐翔徐教授见过后用细腻的诗笔描绘吧;我不能,我没有这横绝的才华把她临摹、展现。还要拉一个垫背的,典型的西堃式狡猾。

      ——她来了。在一个陌生的我从未去过的地方,好象是一个豁朗的村子,有山月水有树有花,她来了,容光焕发,比生前丰腴得多。她盈盈地笑着,山花一般灿烂。她说她要嫁给我,跟我一起生活。三十多岁的正值壮年的女子,风姿绰约;我在后退。后来,我们真成了夫妻。
         ——这是一场梦。西堃:《花落无声》
        我的跟帖:艺术家的艺术生涯都不乏女性的出现,无论是终生还是阶段。因为他们的创造力需要源源不断的从他们身边的女性身上获得!这也从另一方面解释了聪明有想法的男人始终不会对女人失去兴趣的原因!凡高,卢梭,毕加索,肖邦,达芬奇,舒曼,格瓦纳等等,他们的作品,尤其是巅峰时刻的作品,都无疑把女性的线条与音符变现的时隐时现!
      很多年前,读到关鸿作品《艺术家与女性》,其中观点,深以为然。近期西堃系列作品,又让我想起这个命题。水做的骨肉在邂逅西堃这般性情男子时,她的美丽和鲜艳才会有欲滴的动人。也正是因为西堃对这些女性远距离的观察,这种观察才更容易成为一种欣赏,才更容易让读者欣赏,从这个角度上讲,幸亏西堃与她没有成为夫妻。

        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也笑了。这是一位城市现代版的年轻女子,但不是我记忆中的她——那位亭亭玉立、纤尘不染的姑娘。换句话说,她不是盛开在春风中的乡野的花朵,现在只是一束开在城市公园中的普通的郁金香,色泽黯淡。西堃:《寻找阴丽华》
       我的跟帖:看得人心里沉甸甸的,西堃,我需要坐下来和你好好谈一谈,关于女人,关于婚姻,关于家庭,但是,不谈爱情,因你已在爱情的泥淖里陷得太深。梁祝化蝶是什么?是神话!
       西堃回帖:写这些东西是需要勇气的,在这个年龄坎上,我决定写出这些往事并交付朋友看,是一种释放。也许到了老年,便不再提及。
      任何一个人都有无比灿烂、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只是绝大多数人不愿说出来。我们看小说作品,最感动人的是亲情和爱情,感人的亲情我们读者随作者一起感动;感人的爱情我们百端向往,羡慕主人公。王充闾的散文《碗花糕》感动了所有善良的人,我看着看着就哭了,为了那位勤劳、聪慧、善良的嫂子后半生的苦难命运,《人民文学》之所以授予大奖,就在这里。
      只要有人类在,爱情的火焰是不会熄灭的。我期待诸多朋友把感人的爱情故事写出来,让我们一起感动!!!
      我的回帖:不错,我们需要爱情的灯盏照亮我们前行的路,我们更需要在文字中表达爱情的美丽,表达曾经的过往,表达所有有过的感动(哪怕只是一瞬)。但是,生活中,我们更需要承担当下的勇气和责任,需要阅尽风花雪月之后的旷达,需要接受自己,接受旁人的开阔,西堃,希望我们能在爱情理想的滋润下,更加踏实的过好自己的日子。
      满目河山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希望你过的平静,过的安心。

       之所以在这里足够啰嗦地贴出他的文字和我的跟帖,只是为了证明我的命题,有时候,颇具规模的陈列是最权威的论据,细心的读者不难明白我的用意:西堃笔下的一个女人,就是一朵花,当然,肯定是野花。暮春时节,满山遍野的花,有着城市花园里找不到的率性和天真,她们恣肆汪洋,风情万种,构成了西堃心目中的女人意象。通常,男人们到了西堃这个年龄,往往会有意无意地掩饰对女人的关注和渴望,这是人到中年时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但是西堃正好相反。二十年前,他的颂歌流淌在心里,如今,他双目灼灼,浓眉飞扬,对女人的欣赏和热爱构成了西堃性情中很重要的一个特质。宝玉对大观园的姐姐妹妹疼惜有加,西堃不输宝玉。能进入西堃视野的女人何其幸福,因为西堃的衷情能让女人们强烈感知到自己的性别特质,她们因此而更优雅,更风情。西堃关爱她们,如同关爱自己的姊妹,他爱得坦荡,所以爱得无邪。我想,能够大大方方表达自己感情的男人,在战争年代一定是个冲锋陷阵的英雄,因为他勇敢,这是现如今很多男人沦丧了的品质。
      不错,西堃的勇敢,和他的固执甚至是偏执、真实、才气一道,构成了立体的西堃,之所以只将笔墨停留在情色之上,实在是因为我的笔力完全无法驾驭如此多的人物性情,那样的西堃,当然会更完整一些,但我写不出,留给别人吧。
      写到这里,回头看了一遍,自已也说不清楚这些文字该算哪一类体裁,让西堃看到,想必他仍然会像以往一样,在旁人对我的作品大加赞赏的时候,眉头一皱,脑袋一偏:不认真,重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30 13: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兰叶子 发表于 2013-1-30 12:06
郭永杰,笔名西堃。著有长篇小说《市委书记》,新近出版散文集《草帽》、小说集《暖阳》。是天水南山诗社组 ...

怎么样,补充的够扎实吧?够哥们儿吧?{:4_1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30 14: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郭永杰不知道,说西堃,这个名字有印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30 17: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雨荷绿漪 发表于 2013-1-30 14:11
说郭永杰不知道,说西堃,这个名字有印象……

是的,郭永杰的作品都是以西堃署名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彼此网 ( 陇ICP备12000667号-2

GMT+8, 2018-10-21 13:46 , Processed in 0.133402 second(s), 6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